恒百财经

一汽夏利重组传闻

夏利被卖仅一块钱,“国民轿车”究竟怎么了?

现在简单介绍一下这个话题的背景,日前一汽夏利发了15份公告,公布了重组方案,将目前所有的资产和负债作价一元,卖给一汽股份。在此次交易完成之后,一汽夏利也告别了整车制造和销售,主要经营方向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未来可能从事面向轨道交通为主的物资供应以及轨道运维技术方面。可以得到一个明确的信息,以后夏利的大部分产业可能都要转型到铁路方面,广大网友表示对于一块钱这个价格还是比较吃惊的,毕竟曾经夏利被称为国民轿车。

国民轿车夏利亏损百亿

据财经报道显示,从12年开始一直到19年夏利已经连续亏损了8年,到2020年上半年是一汽夏利6个年度都连续亏损在10亿元以上,合计已经超过了100亿,所以这一块钱能卖出去就已经算是不错了,毕竟这不仅仅是资产价值的问题,背后可能还有诸多债务以及未来运作的成本。

为什么没人认可夏利

在80年代夏利车可以说是火遍了大江南北,成为当之无愧的国民轿车,也是在全国销量遥遥领先的,但是随着人们生活条件不断的提升与发展,越来越多的选择进入到人们的生活,我们可以选择进口车,可以选择合资车,也可以选择国产车,越来越多的车型物美价廉,唯独老牌子的夏利并没有给人带来太大的惊喜,同时也成了大家口中底层车辆的垫底,有人调侃,原来不知道你没钱,但是你买车买了一台夏利,彻底知道你没钱了。

由此可见,夏利在大众心目当中的价值传递已经坍塌了,没有人觉得这是一个给人带来高级感的轿车,因此越来越多的人不愿意买夏利。

综上所述,国民轿车夏利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主要原因是因为它没有迎合大家的消费方向。

夏利退出历史舞台,博郡危机刚刚开始

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老牌车企力帆、华泰的陆续倒下,悄然为所有的汽车从业者敲响了长鸣的警钟。可对于新能源产业,无论是总部一片狼藉的游侠、生产基地了无人迹的赛麟,或是在政府扶持下蹒跚的云度,乃至众多已陷入沉寂的新势力造车,亦将那个曾满怀希望和资本红利的未来击得粉碎。
而在其中,我们能看见,相比尚未启动整车量产项目的后来者,那些已耗费弥足财力取得生产资质和技术储备的二线阵营,当下所处的严峻态势也更值得令人深思。向前面临着市场生存空间的萎缩,向后又将遭受资金链岌岌可危的胁迫。陷入两难境地的它们,又该何去何从?
那由此,当同样傍上新势力造车的一汽夏利,好不容易得到解脱而选择重组的步伐越来越快,背后能预见的只不过是同为该阵营的博郡汽车难以为继的窘境。
是的,一汽夏利3月12日发布公告称,在2月21日生态环境部已将企业环保信息进行了变更,天津一汽夏利企业名称变更为“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博郡),法人代表变更为“HUANG XIMING”(博郡CEO黄希鸣),可事实上,看似顺利的合资计划的推进下掩盖着的依旧是双方不安的内心。
于前者,从拟议兜售整车相关土地、厂房、设备等资产及负债开始,一汽夏利多年来为避免被退市寻找出路已是煞费苦心。而仅仅是在2015年至2018年间,一汽夏利就已将其旗下内燃机制造分公司、与动力总成日常生产制造相关部分、一汽华利、一汽丰田股份等资产相继转出。
只是很可惜,这一系列的操作依然改变不了每况愈下的现实。而在历经2019年的车市大清洗后,可以说,全年销量跌至万辆的一汽夏利几乎丧失了手中所有的底牌。2019年12月8日,一汽夏利发布的公告显示,一汽集团正在推进一汽夏利仅剩的“壳资源”转让给铁物股份,作为后者中铁物晟的上市平台。
很显然,随着“一汽夏利”这一国民车的大“IP”的逐渐凋零,做好一汽夏利的资产重组已是一汽夏利及其背后的一汽集团的首要工作。
也许对于重组之路,一汽夏利总会以“天津博郡是本公司的参股子公司,不会影响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反应来试图说服自己。可根据一汽夏利1月22日发布的2019年预计亏损125000万-139000万元的业绩预告来看,手持双方合资公司80.1%股权的博郡从中所起的作用,势必会对一汽夏利接下去的决策造成影响。
虽然根据当初的协议要求,双方合资公司在取得营业执照之日起30日内,南京博郡应当完成首期交付出资10亿元;成立6个月内且已经取得汽车整车生产资质后,再完成剩余缴付出资10.34亿元。可时至今日,博郡许诺的20.34亿元注资中,实际上却有20亿元左右尚未到位。
至于其中的原因,随着事关博郡生存问题的业内报道从开年来,铺天盖地地出现在眼前,其实已变得不言而喻。
尽管在这里,我们并无途径和手段对博郡欠薪、要求员工自缴社保等背后的问题进行验证,可仅在其供应商北斗星通的账款一直未按时回款、时任公司高层的张震、陈曦纷纷离职等诸多事实面前,对内对外到处挖资金窟窿的博郡的确到了四面楚歌的地步。
此外,据启信宝显示,作为博郡汽车创始人黄希鸣成立的另一家公司,上海思致在近期也遭遇到了资金缺口的问题。这家公司不仅在2019年12月13日被法院冻结10000万股权,到了2020年2月4日,还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157.8万元。
跻攀分寸不可上,失势一落千丈强。过去,拥有包括底盘、三电、轻量化、智能网联、ADAS系统、整车集成和性能开发等核心技术、申请专利150余项的博郡汽车,让外界看到了它不同于众多新势力造车执拗于PPT的实力,而现在,承担着博郡汽车的新能源技术等领域研发业务的上海思致陷入困境,暴露出的或将是博郡从资金到技术储备全面失守的现状。
?
从始至终,当一汽夏利这个“落魄”的国民车企遇上手握核心技术的博郡,双方一拍即合的合资模式有着充分的行业示范效应。毕竟对于一汽集团而言,抛开一汽夏利这个沉重的包袱,既能解决内部竞争问题,也有助力集团整体上市。而携手一汽夏利的博郡自此无需对生产资质和融资背景做过多担忧。
可殊不知,2020年车市寒冬在疫情“后遗症”的发酵下仍将延续,“活下去”更是成为很多车企的目标。而新造车势力也好,岌岌可危的自主车企也罢,都将在生死之间做出抉择。当然,对于“赤脚前行”的一汽夏利来说,这一切不过是阻碍其重组的些许绊脚石。而在推动一汽集团整体上市的面前,如今的博郡也可能只是其中的一枚棋子。
文/曹佳东
---------------------------------------------------------------------------
【微信搜索“汽车公社”、“一句话点评”关注微信公众号,或登录《每日汽车》新闻网了解更多行业资讯。】
本文来源于汽车之家车家号作者,不代表汽车之家的观点立场。

连续巨亏的一汽夏利“卖身”天津博郡 或将退出历史舞台

3月12日,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一汽夏利”)发布《关于重大资产重组实施进展情况的公告》,宣布企业名称和法人代表已完成变更。公告显示,企业名称变更为“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变更为“HUANG XIMING”。

公告显示,自2019年9月一汽夏利称拟议整车相关土地、厂房、设备等资产及负债出资,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以现金出资,在天津设立合资公司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另外,2019年12月一汽夏利发布公告称,一汽集团将一汽夏利控股股权无偿划转至中国铁路物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铁物资)进行资产重组,本次资产重组后,一汽夏利的控股股东将变更为铁物股份,实际控制人仍为国务院国资委。

一汽夏利是一汽集团的子公司,但近几年一汽夏利发布的业绩报了解到,一汽夏利自2014年后一直持续亏损,其中2014年-2018年5年中累计亏损超过75亿元,2019年一汽夏利预计将继续亏损12.5亿-13.9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盈利3731万元,下滑3450.31%-3825.54%。一汽夏利表示:亏损的主要原因是汽车市场销售整体下滑,公司产品品牌弱化、定位与配置存在偏差、销售渠道弱化等诸多因素影响。

自2014至2019年连续5年的持续亏损,一汽夏利不得不“卖身”自救以缓和资金压力。据了解,一汽夏利在5年间先后卖掉了内燃机制造分公司、变速器分公司、产品开发中心以及汽车研究中心等。此外一汽夏利还将持有一汽丰田15%股份以25.6亿元和29.23亿元的价格两次转让给一汽股份。

如今一汽夏利再次进行资产重组,至此一汽夏利将剥离大部分与整车相关的资产,只保留了一个上市公司的“壳”资源。而获得生产资质的天津博郡最终能否将这一资源充分利用,对此还存在诸多不确定性。

按照此前一汽夏利发布的公告显示,在合资计划当中,一汽夏利将以部分资产及负债作价出资5.05亿元,持有合资公司19.9%的股权,而南京博郡则以现金出资20.34亿元,持有合资公司80.1%的股权。今年1月14日,一汽夏利发布公告称,截至1月13日,南京博郡汽车已向天津博郡出资1400万元,与其应付的20.34亿元出资额还有较大缺口,在一汽夏利股吧董秘的相关回复中也能够发现,截至3月10日,南京博郡的出资责任仍未完全履行完毕。

相关资料显示,成立于2016年的南京博郡汽车因拖欠员工年终奖、加班费等遭到员工维权,加上供应商断货,博郡汽车生产出现了难题,近期又被曝出要求员工自缴社保问题;另外,南京博郡在2019发布了iV6和iV7两款SUV车型后开启预订,此后新车上市却遥遥无期,这一些列事件难免让人揣测南京博郡存在资金链断裂风险。

由此来看,天津博郡能否撑双方的合资以及后续产品的研发与落地最终要看南京博郡的资金链是否能够充足,一旦资金链断裂,也就意味着其经营状况不容乐观,如今国内疫情状况严重,如果不能经受住市场的考验,面临被淘汰的风险将成倍增加。

本文来源于汽车之家车家号作者,不代表汽车之家的观点立场。

一汽夏利退市进行中 国民“神车”退出历史舞台

车家号的网友,大家好!今天选车网为您带来一汽夏利的最新消息,请点击关注选车网,第一时间了解最新的汽车资讯。

9月28日,一汽夏利发布多条企业重要公告,一是关于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已经获得中国证监会并购重组委的无条件通过,股票今日复牌;二是和博郡汽车合资的天津博郡已经停产停业。这两条重大信息,不仅意味着一汽夏利面临退市的时间早晚问题,更是转型之路已经被堵死。

当日,*ST夏利以跌停报收,股价为4.26元;29日,市场依旧用脚投票,一字跌停,同样以跌停收盘。这让人不仅唏嘘,一汽夏利曾经巅峰时期的281.2亿元的总市值,如今仅剩64.6亿元。

忆往昔,一汽夏利曾拿下多个国产品牌第一的荣誉。自2004年,夏利成为第一个产销量过百万的国产品牌,并且创造了连续18年拿下国内销量冠军的记录,至今无人打破。在2011年,达到销量顶峰后,接下来便走上了下坡路。到了2016年,一汽夏利累计销量仅剩3.7万辆。

销量的骤降让一汽夏利连年亏损,随着亏损的窟窿越来越大。为了保住上市的“壳”,自2016年一汽下来开始变卖资产,先后出售一汽丰田约15%股份,并且将其下属与动力总成日常生产制造相关部分予以转让,直到去年12月公布资产重组意向,拟其上市公司的“壳资源”免费划转给铁物股份。结果今年9月17日,突发公告称因资产整体经营状况不佳,拟以1元的价格剥离不良资产。

选车君观点:

时代抛弃你的时候,真的是都来不及打招呼。回顾传统燃油车一汽夏利跌落神坛之路,没有及时地随着市场需求的改变,来对产品进行创新调整。从而引发产品竞争力差、市场渠道薄弱等问题,直接导致销量锐减。即使中途也想借造车新势力重回辉煌,但是新产品不仅研发周期长,而且也需要大量资金支持。结果到如今的退市局面。

本文来源于汽车之家车家号作者,不代表汽车之家的观点立场。

再见一汽夏利 你好中国铁物

(文/彭科峰)日前,*ST夏利发布公告,一汽夏利更名为中国铁路物资股份有限公司,经营范围新增高铁设备、配件制造及销售、轨道交通工程机械及部件销售等。这样意味着一汽夏利的重组之路基本完成,夏利汽车彻底告别历史舞台。

今年9月17日,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ST夏利,000927.SZ,下称“一汽夏利”)发布《重大资产出售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报告书》,根据报告内容,如果资产出售和重组顺利完成,一汽夏利将告别整车业务。

一汽夏利的重组方案主要包括一汽股份无偿转让持有的一汽夏利股份、重大资产出售、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以及募集配套资金四个部分。

根据当时的公告,一汽轿车股份有限公司拟将其持有的一汽夏利697620651股股份(占一汽夏利本次交易前总股本的43.73%)无偿划转给中国铁路物资股份有限公司。此外,一汽夏利计划将其拥有的除鑫安保险 17.5%股权及留抵进项税以外的全部资产和负债转入天津一汽夏利运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一汽夏利再向一汽股份出售夏利运营 100% 股权及鑫安保险17.5%股权。同时,一汽夏利拟向中国铁物、铁物股份、芜湖长茂、结构调整基金、工银投资、农银投资、润农瑞行、伊敦基金发行股份,购买其合计持有的中铁物晟科技的100%股权及铁物股份持有的天津公司 100%股权、物总贸易100%股权。为了完成上述交易和补充运营资金,一汽夏利拟募集配套资金总额不超过16亿元。

如今看来,在经过一汽集团的操盘之后,夏利终于成功退场,一汽也解决了困扰已久的同业竞争问题,为后续集团整体上市扫清了障碍。尽管上世纪八九十年夏利轿车曾经红极一时,但随着时代的演变,小型轿车市场的萎缩和更多竞争对手的出现,昔日的国民神车也只能停产收场。

本文来源于汽车之家车家号作者,不代表汽车之家的观点立场。

夏利倒闭了吗

快乐
一汽夏利股票还不错
会倒闭?